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腾冲——我身上的标签

2022-09-18 06:11:18 569

摘要:上大学前不觉得,外出求学后才发现家乡是你身上的第一标签。我出生在高黎贡山下,且被龙川江环绕着的一片美丽而神奇的土地上,它有个响亮而有力的名字叫——腾冲。腾冲这片土地有过许多辉煌美丽的过去,它曾经是原始古朴的哀牢勐达光,是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笔...

上大学前不觉得,外出求学后才发现家乡是你身上的第一标签。

我出生在高黎贡山下,且被龙川江环绕着的一片美丽而神奇的土地上,它有个响亮而有力的名字叫——腾冲。

腾冲这片土地有过许多辉煌美丽的过去,它曾经是原始古朴的哀牢勐达光,是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笔下“迤西所无”的极边第一城,也是抗战时期中国远征军与日军鏖战光复的那个抗战小城。这些跌宕的历史基本是我跟外地同学的谈乡资本。它的历史让我自豪,了解过去让我更深爱家乡!

我的妈妈常说她是个“家乡宝”。

腾冲虽处低纬地区,但是在海拔与地形的夹持下,这里形成了独特的气候。全年气温恒定,空气不湿不燥,天永远是蓝的。天蓝也就罢了,还让火山、热海、北海湿地等地质奇观神奇美丽了千年,也怡人了百年。我身边的同学知道腾冲的也不少,胡焕庸先生的瑷珲线确实是推广腾冲的一大元素。特别是这几年随着各种媒体平台的报道,许多知名人士的到访,越来越多的人以各种渠道认识了腾冲并慕名而来。我很高兴,我对自己家乡的魅力充满自信。因为人一旦对事物了解越深刻,就会越喜欢。

我喜欢我美丽的家乡,用“包容”一词来形容它的容颜和气质,再恰当不过。它包容万千,包容自然之美,包容人文之美!

几百年来,腾冲城在历史的发展中展现出它独特的轨迹,造成了如今多元性的文化。我作为一个在外求学的腾冲人,时常会感叹自己家乡的饮食与习俗是多么的多元化。我们日常饮食中有汁甘醇厚的汉族宴席,也有与地方气候相适应,用料多样,鲜辣爽口的少数民族美食;还有一些在移民中,在腾冲人对外交流过程中借鉴过来的一些美食。比如说烧腊、卷粉等。

的确,腾冲过去处于永昌郡与麓川国的连接地带,本土哀牢文化从汉代便已存在,元朝开始陆续有中原人迁入,而在明朝时达到顶峰。明洪武十五年始发自南京的三十万军民戍边云南,江淮吴楚人士来到腾冲安居乐业,发展生产,与本地的西南诸夷杂居。虽然有过争斗与兵祸,但最后还是维持了安稳的局面。而从明后期开始到近代,腾冲人又牵起骡马,搞贸易,兴马帮。江南文化、少数民族文化、马帮文化、侨乡文化,无论是迁移进来的文化,还是本土滋生的文化,在这里都融合得无比美妙。包容中继续发展,包容中历经变迁!

另一方面,我觉得腾冲城的包容,还表现在建筑上。

城市的建筑往往能反映城市的精神面貌。从形式上讲,腾冲过去的民居建筑多是“三房一照壁,四合五天井”的白族风格建筑,而白族建筑其实是源自江南徽派建筑。而公共建筑,诸如庙宇祠堂与全国各地无异,也就庑殿、歇山、重檐歇山。除此之外,一些村庄之中还建有类似北方井干式的建筑,傣族、景颇族居住的地方又建有干栏式的少数民族特色建筑。可以说,中国的几大传统古建筑,都基本出现在腾冲这块大地上。从风格上讲,由于腾冲特殊的侨乡文化,一些建筑还呈现中西融合的现象。比如,和顺图书馆在造型上就是仿西式,但也用了歇山顶、套方顶等中式元素。和顺寸式宗祠则巧妙地把罗马风格与中式风格结合在一起。

腾冲的包容,在这里生活,让我能领略到它多样性的美。开拓创新的腾冲人历来是勇于冲出去的,腾冲的马帮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我父母亲的祖辈在过去都有过赶马、赶骡子走夷方的经历。“穷走夷方”而赶马帮,是腾冲过去的普遍现象。腾冲地处西南腹地,没有沿海的便利,高山密林制约了腾冲人的出行,腾冲人于是就借助马帮来改变这种困境。老辈腾冲马帮的足迹,往南到达缅甸、泰国、印度;往北走丝绸古道过大理、丽江、迪庆穿越艰险的山区,通往更远的地方。肯动脑、善于经营的腾冲人冒着“男走夷方女居孀,路遇瘟瘴死路旁”的风险,险中求富贵,闯出一番作为。

腾冲人天生善于经营,无论扎根何处都能有番作为。

一次我去拉萨回程时,同行友人说要跟我去云南看看大理、丽江。于是,我们计划坐客车,走318国道再换214国道入滇。到了林芝,客运站最近几天的票都售光了。因为时间紧凑,后面的路程我们包乘当地司机的车。那几天我们食宿简陋,早起晚睡,饥寒透体,一瞬间我觉得自己仿佛成了个风餐露宿的马锅头。但其实马帮先辈的苦远胜我百倍。

从左贡到香格里途中,遇到了一位大理喜洲的白族老倌,我听出了他的口音,便同他搭话,他边走边把沿途的风土人情介绍给我们。他是一个常年辗转在这一线的包工头,以前有去腾冲热海铺路的经历。我们聊到腾冲的茶叶、马帮、温泉……

出门在外打拼,不得不学会精打细算,吃了不少亏,且能在不占天时地利的异乡成就事业,也许这就是马帮基因给腾冲人的延续吧,也是腾冲人对外有开拓,对内有创新的精神。

说到创新,腾冲人在“口福”上的创新时常令我惊叹。云南著名小吃——饵丝,腾冲人把它烹饪得淋漓尽致;独特的土锅子煮上锅子菜,也是腾冲人的一道独特风味;更不用说稀豆粉、松花糕、擦粉这些流传各地、广受欢迎的小吃了。前辈们留下的这些手艺令人钦佩。有时候在逆境之中感到乏力,想想我们的前辈,是如何的进取开拓、如何地拼搏创新,我不自觉间又充满了力量。

回望十里翠屏青葱绵延,球眸山的落日余晖金光灿灿,家乡的这道风景年年依旧。我幸运自己生而贴上家乡腾冲这道标签。愿岁月静好,愿腾冲的包容和这些美妙的力量伴我永远前行!

来源:腾冲文创

文:杨清博

图:华文扬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